?
當前位置:主頁 > 玉石中國 > 古玉深意 > 正文

破繭成蝶——玉韘演變之路

時間:2017-08-22 17:01?????來源:搜狐 ????作者:綜合 ?????點擊: 次????
字體: [ ]
導語:商代在武丁時期武功強盛,勢力遠播,當時的琢玉工藝與青銅冶鑄技術一樣,精品迭出,蔚為大觀。

破繭成蝶——玉韘演變之路
【圖語:商代晚期的玉韘】

  韘,是商代實用于射箭的器具,發展到東周戰國時已有衰落之勢,漢代時韘的實用性逐漸減弱,裝飾用玉韘形珮開始流行。時至魏晉南北朝,偶見韘形珮一如鳳毛麟角,之后終不復見,似已消失殆盡。

  中國古代玉器的發展,通常有上述此消彼長的現象,從原始的形制,凡歷經時代越長,變化也就越頻繁,甚至發展到最后,因功能與紋飾大異其趣,往往被世人誤以為兩種互不關聯的玉作。

  今天我們以中國重要的考古發掘品為標本,輔以海內外公私收藏的傳世品,并結合了相關的歷史文獻,分析玉韘的演變軌跡。

  商代晚期的玉韘

  商代在武丁時期武功強盛,勢力遠播,當時的琢玉工藝與青銅冶鑄技術一樣,精品迭出,蔚為大觀。特別是1976 年婦好墓發掘之后,大量珍貴的玉器出土,引起學界高度重視,其中發現了一件精美的韘形器(另稱「韘器」)。

  據《說文》載:「韘,射決也,所以開弦,以象骨,韋系,著右巨指。」

  該韘器形為筒狀,下部平整,上端呈斜面式,中空,可套入(左、右手不拘)拇指。正面雕琢獸面紋,巨角如牛,雙耳后貼,方眼,無鼻,雙眼下各鉆一孔用以穿繩,背面有一橫向凹槽,可納弓弦。韘器之用,應先套于拇指上,并將繩系于手腕以防脫落,嗣而利用凹槽扣弦張弓以為射箭。

  據此可知,早在武丁時代就已應用了韘器于射箭。

  1981 年陜西省扶風縣北呂村25 號西周墓,出土一件漢白玉石的韘形器。其形制與商晚期的韘器明顯不同,從原具一定高度的筒狀,演變成低矮的舌狀。所相似之處為,皆鉆有偌大的中孔俾以套指,但套入者應系食指而非拇指。底部平齊,上端呈前高后低的斜面,上端器緣鉆有四小孔,應用以穿繩系于手腕。

  據劉云輝先生指陳,本件韘器起著射箭時作鉤弦的作用,并說明這是迄今為止在墓葬中發現,隸屬西周時期唯一的一件韘器。令人費解的是,從形制及其結構上,著實不知套指之后如何鉤弦射箭?倘依專家那志良先生所引《詩經?衛風?芄蘭》:「童子佩韘」之說,而認為是「給童子戴上一個圓筒飾物」而非用以射箭,那麼又不符劉氏所稱「中心圓孔正好套入成年人食指」之所用。

  總之,這件舉世唯一的弧品,固然令人不解其功能之所以,但其舌狀及高度變矮的形制,卻趨近于東周春秋時期的韘形器,耐人尋味。

  東周春秋時期的玉韘

  中國玉器專家楊伯達先生認為,從各地春秋時代墓葬出土的玉器發現,春秋早期與西周晚期的玉器較難區別,直至春秋的中、晚期以后,才有了明顯的變化。惟筆者遍察相關資料,尚未發現隸屬春秋早期的韘器,但見河南輝縣琉璃閣墓甲,出土一件春秋中期的韘形器。

  東周戰國時期的玉韘

  至戰國時期,似乎玉韘頗為多見,據近年的考古發掘所知,出土不少形態各異的韘器。如湖北隨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一件戰國早期的韘形器。

  河北平山縣中山國3 號墓,也出土一件同時期的玉韘。

  另在清宮舊藏的傳世品中,亦見一件戰國早期的韘器,正面琢以勾連云紋,反面為蟠虺紋,其側端(東北向)的柄狀凸翼,雕作一張口的螭虎。

  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同屬于東周戰國時期的傳世品「玉鳳鳥紋韘」,是一件不能套指,也不具實用功能,僅供佩戴裝飾用途的「韘形珮」(另稱「韘珮」)。

  本器扁薄,厚僅0.5,上下長7.0,左右寬2.4公分。從結構看,上側端的柄狀凸翼,被鏤雕成一鳳鳥,已失去了鉤弦的實用性,下側則美化為分叉的鳥尾;器體的正反兩面,分別以陰線刻繪螭紋與鳥紋,器中孔徑約1.6公分,理當無法套指,器頂鉆一細孔俾以穿繩佩戴。全器造型在韘器的主體形態下,佈局對稱,碾琢講究,是一件華美的裝飾用玉,筆者另稱「韘形珮」,以別于實用功能的「韘形器」。

  韘形器與韘形珮同時并存

  通過上述可知,韘形珮的形態固然來自于韘形器,但值得注意的是,兩件功能各異的玉器,是同時間并存的,并非因韘形珮的出現,從而取代了韘形器,至少在東周戰國時期,韘器與韘珮是互見共存。

  臺灣淡江大學歷史學系所提供一件戰國晚期的韘形器,及另一同屬戰國晚期的韘形珮,洽可作為上述立論的佐証。

  西漢時期的玉韘

  一、西漢早期

  西漢早期的玉器,仍多延續戰國晚期的用玉傳統,裝飾功能的用玉在整個隨葬玉器中占相當大的比例,不但顯現出當時玉器風格及工藝水平,而且從其造型和紋飾的工整精致,亦不難窺知,裝飾功能的玉器成為突顯墓主身份、地位及權力、財富的重要標志。

  以廣州南越王墓為例,隨葬的韘形珮高達7 件之多,為上述各墓之冠。每件韘珮的造型皆很奇特。

  長20 高7.20 寬4.00 厚0.40 孔徑1.60 公分。器體脩長,正面稍隆,背面微凹,左右兩側出廓鏤雕為一大一小的鳳鳥,搖曳生姿,氣質不凡,尤以不相對稱佈局的設計,更顯得份外的華美秀麗。惟令人訝異的是,曾雄霸嶺南一方的南越王,既擁有造型精致、數量最多的韘形珮,但卻不見一件實用的韘形器,何以如此?頗費思量。

  同屬于西漢早期的江蘇徐州北洞山楚王墓,則出土一件造型酷似韘形器的韘形珮。

  其長5.80、寬4.50 公分,厚度及孔徑不詳,正面弧凸,背面內凹。依其結構解析可知,原用以鉤弦的柄狀凸翼,概如其形琢作成一鳳形蜿蜒于器上,加諸穿梭于陰刻的云紋,使形態生動而傳神。雖不知中孔直徑能否套于食指,但依器形外觀而言,幾與戰國晚期的韘器近似,惟因鳳首的造型確不能鉤弦,是以本器應歸屬于裝飾用玉的韘形珮。

  臺北藏家八玉苑,亦藏有一件類同韘形器的韘珮。

  其長5.25、寬3.70、厚1.60、孔徑1.85 分,器體略扁,正凸內凹,器上側端的柄狀凸翼,形成一出廓鏤雕的長尾鳳,佇立在器面淺浮雕的龍紋上,一幅鳳鳥婆娑、神龍騰越的氣質神韻栩栩如生。依形制上的解析,與上上圖的結構基本類同。故本器當推為西漢早期的韘形珮。

  西漢早期玉韘有哪些變化?

  大體上,西漢早期的玉韘,即使承襲了戰國晚期的遺風,但細察下,仍不免看出若干具體的變化:

  (一)西漢早期,其原用以鉤弦的柄狀凸翼,多被鏤雕美化成出廓的鳳鳥形,看似實用的韘形器,實則已盡失扣弦射箭的基本功能,逐漸過渡為裝飾用玉的韘形珮。

  (二)西漢早期,其出廓的凸飾已演化成左右的附耳狀,造型富于變化,正左右兩隻變形的鳳鳥與等長卻不相對稱的設計。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凡實用的韘器,因套在食指用以扣弦之需,故皆具一定的高(厚)度以上。相反的,對于裝飾用的韘珮,因主要的用途在于佩戴,故形態趨于扁平、中孔漸小、紋飾考究華麗。由此可知,凡功能改變,其形制也相應而變,這是歷來玉器琢作,所必遵循的不變法則。

  二、西漢中期

  從近年的考古資料所悉,西漢中期以后,幾乎不見實用的韘形器,作為裝飾用玉的韘形珮廣為風行。形制上除扁薄片狀的發展外,在主體兩側(出廓)凸飾的造型,不但益顯發達而且夸張。

  例如河北滿城一號,中山靖王劉勝墓所出土的韘形珮,長10.00 寬4.10 厚0.30公分 孔徑不詳。形體橢圓,薄如片紙,兩側鏤雕的凸飾,為上下層疊的游云,固然是左右形似的佈局,但卻是長短(多寡)不一的表現,雖也屬不相對稱的設計,但其輕重懸殊的比例,反而突顯出夸張美化的目的,加諸碾琢講究,線條流暢,使凌云浩氣回旋縈繞,令人矚目。倘以今日審美的觀點言之,確不失為一件秀美典雅的裝飾用玉。

  另件滿城二號劉勝夫人竇綰墓,也出土一件形體相似的韘形珮,長5.20 寬4.10 厚0.30 公分 孔徑不詳。兩件相形,風格一致,其華麗柔美不分伯仲。

  八玉苑亦珍藏一件西漢中期的韘形珮。高6.04、左右寬4.63 公分,其形態略厚,為0.94 公分。正面弧凸,反面內凹,左右各以鏤雕及浮雕的技法,琢作龍蹯虎踞于出廓的兩側,神出鬼沒并對峙在激揚的云天中。孔徑原為1.70 公分,但被澎湃如浪花的云朵給覆蓋了兩邊,徒使間距僅馀0.90 公分。

  這種設計,更強烈的顯示,中孔原套指的功能已廢而不用,僅留為裝飾美化的目的而已。本器白玉略青,質地細膩溫潤,間有局部沁斑;刀法嫺熟洗鍊,龍虎生動傳神,剛柔并濟,賞心悅目。

  西漢中期的韘形珮,另見一種新款式的發展,如河北定縣(今定州市) 號墓出土的韘珮。上下高8.00,寬3.50 公分,形體趨于狹長形態,雖厚度未詳,但整體觀之,應系扁薄的片狀。出廓的凸飾,鏤雕口銜綬帶的長尾鳳鳥,依偎于高聳的竹木旁。

  本器值得注意的特色有二:

  其一,原分為兩側而各自獨立的凸飾,現已相互的連結,成為單一的構圖,并環繞分佈于主體的絕大部份。

  其二,中孔不但口徑趨小,而且呈現橢圓,足見其設計的考量,在于配合整體狹長形態的美化所需。

  以上特色,在同時期各地的墓葬出土者也不少見,如陜西西安市北郊陳請士墓(高7.10 寬4.40 厚0.40 公分 孔徑不詳)、河南永城芒山鎮僖山漢墓(高7.40 寬4.00 厚0.50 公分 孔徑不詳)都出現若干類同的韘形珮。

  三、西漢晚期

  晚期的玉韘,繼承了前期的風格外,在原幾近環繞包圍式的形態上,設計布局此起彼興,也愈趨斗艷爭奇。

  如臺北藏家八玉苑,提供一件洽與圖二四相輝映的韘形珮。高8.05,寬5.14,厚2.20,孔徑1.80 公分,青白玉,質溫潤,全器篤實雄厚,為挺拔生動的圓雕。

  以韘的原形為主體觀之,中孔周邊的微弧面,以陰線及淺浮雕刻繪滾滾采云,表現出浩氣蓬勃的生命力;主體外圍則以掏膛高浮雕的技法,琢作剛健俊俏的龍及虎,其矯健的力道與優美的線條,將龍騰虎躍的體態環繞在主體的周圍。其龍虎相搏的雄偉氣慨,如同潛蛟騰越于狂瀾的滔滔云海中。如此憧景與夸張的妙合,正是風格上跳脫了舊有的傳統氣息,灌注了新的風貌和審美價值,才能突顯出如此豪氣和渾重深沉的氣勢,其莊嚴奇美的神采,展現出了大漢盛世的時代精神。

  另如湖南長沙五里牌7 號墓,也出土一件包圍式的韘形珮。高9.00,寬3.70,厚,0.55 公分,外觀狹長而扁平,中孔橢圓。

  當以韘的原形為主體,其上端突尖處,隱藏在出廓的凸飾中;但見主體周邊環繞兩隻鏤雕的獨角螭龍,穿梭翻滾于層疊的九云霄中。《楚辭?大招》所云「螭龍并流,上下悠悠」,在漢代讖諱神學大興,占卜之風盛行,之所以「乘云氣,御飛龍」而「羽化登仙」,46往往是世人心盪神馳的崇高嚮往。本韘形珮的風姿卓娜,所反映出斯時的世俗信仰正洽如其份。

  此外,江蘇揚州市邗江區「妾莫書」漢墓,出土一件構思奇巧的韘形珮。高7.80,寬1.80 公分,形體的設計更顯脩長而輕巧;一側浮雕足踏流云的龍紋,另一端則小螭依偎交纏于龍身。刀法流暢嫺熟,造型生動活潑,其質純、形雅、工精、意深的特色,皆反射了當時世俗與價值的共相。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注冊新用戶
最新評論
相關新聞
手機訪問網址
微信關注立身
立身國學QQ群
非遺:活態文化 讓鄉村開口說話
黃宗壤《自流井史畫》作品選
?
?
?
習近平談初心
老人失眠別亂用保健品

立身國學教育所刊載原創內容知識產權為立身國學教育專屬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商業行為。
京ICP備12015972號-6

Copyright 立身國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緣起      關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權說明        立身通聯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師友建言       企業郵箱
排列5最近30期走势图 苏州开个小酒吧赚钱吗 好运彩3 现在数字货币是如何买卖的赚钱的 尚合彩票安卓 天命西游怎么赚钱快 东莞平安女业务赚钱 时时彩 购物小票赚钱的软件哪个好 北单 三国志13威力加强版人物赚钱 华东15选5 平安好医生回答赚钱 澳彩即时赔率 钟书阁不赚钱 北单比分直播投注 91街机捕鱼平台